11/27/2013

收納的開始: 騰出空間讓更美好的事到來

其中一件我非常熱愛又盡力做的事,就是整理 / 收納。

遇上生活不順心,我只要整一整理房間,世界就可像restart了一次。這個習慣 / 喜好 並非天生的 ,小時候我是出名混亂,寫完功課不會整理檯面,媽媽總花上很多時間游說我,當時我的解說是「檯面雖亂,但亂中有序」,老豆又常常訓話我,說辦大事的人檯面必然是整理的,我卻唱反調。


直到我第二次搬家,讓我重新思考為什麼我要擁有身邊的東西。(托眼鏡哲學mode lol)

第一次搬家,基本上只有「搬」的份兒,500呎的家,合共有100箱的物品,屬於我的有約30箱。到了新屋unpack我才知道有多糟糕,由於我沒有參與裝修(只要求自己的房間要全部粉紅色,少女嘛),沒有為物品預留位置,於是我新居的房間與舊居都是一樣混亂。

unpack的期間,我將白搬的東西在新居丟棄,被媽媽教訓了一頓,她說「新居入伙不可以丟東西」云云,下刪一萬字。這事讓我有點不高興,一來有點迷信又影響我的空間,二來我覺得自己好蠢,為什麼搬來搬去最後還是要丟掉呢?因為自己懶於思考,最後做多了功夫,讓我不高興。這不高興感在丟掉物品後很快便在我腦裡消失,我也沒有再想太多。

第二次搬家前,我失了一鑊很「甘」的戀,日復日在家胡思亂想,心情糟糕又不堪,體重暴跌(天啊!可以健康地再暴跌多一次嗎?),簡直想拆毀世界重新來過。那時候剛好高考,完全沒有心情讀書,看著日益增加的筆記和書,真有一把火消掉它們的衝動。心情不好晚晚失眠的我看著廢墟書檯,檯上東西像我一樣的無助-強烈地散發被遺棄的感覺,讓人很想吐。

結果我通宵執屋掉丟了90%東西,當中有自己幼稚園的書﹑小學老師寫給我的獎勵券﹑中學上課時傳的紙仔﹑有樣無用的文具﹑大量無用的精品﹑追星時買下的雜誌﹑已經不合穿的衣服...簡單來說,就是大量從小陪我長大,但已經無用的物品。我非常驚訝自己原來保留了那麼多「回憶」,正確點來說「是讓我回憶從前的物品」。看著物品我能回想到當時的情景,像是穿越了過去一樣。

除了回憶,另一強烈的感覺是「這些東西都過期了那麼久了,為什麼還在啊?對我現在的生活根本沒有幫助啊!」我又問問自己,掉丟物件會把發生過的事情忘掉嗎?「不會,重要的一直都在心中啊」心聲直接回答了自己。

於是,我一口氣丟了十多袋大垃圾膠袋的物品(丟棄時像電影橋段棄屍般拖到垃圾房lol),入袋前,我拿起每件物品,在心裡由衷地向它們說謝謝,感謝它們一路走來陪我經歷當時的事。

丟棄後,空間多了好多,心情輕鬆了不少。但房間還是「吉」得有點怪,空間是有的,但不怎麼美好。

在第二次搬家,我又重整了一下自己的物品,把他們整合,同類的放在一起再入箱。到了新家,把東西放在屬於自己的位置,和諧感瞬間出現-

每件東西都會閃閃發光的向你揮手問好,感覺到它們都很享受在自己的位置。


那一秒的我忽然又再頓悟了-

「過去真擁有得太多了!生活再簡單一點會更好吧!」
「原來把對的東西放在對的位置,效果會加強那麼多啊!」



於是乎我不斷的簡化自己的生活,從物品開始,由文具到衣服,都挑一些最basic的,原子筆一次過買一盒墨水替換,筆桿只用最順心的那一支;文件夾都是用同一隻顏色的;筆袋不再用花巧的(變態得強迫同學一起用LOL)。這樣簡單的生活讓我非常輕鬆,因為我根本不用再思考生活的小事,能把專注力放到更重要的事情上。時間沒有多很多,但腦裡的思考空間大了很多。

消費也謹慎了許多。從過往「買左先算啦!」的消費模式到現在反問自己「在什麼時候會用到?可以用到幾耐?你有多喜歡?有必要嗎?你現有有類似的東西在家中被遺忘了嗎?」,審犯咁審視自己擁有的,家人說「賺我錢好難」,我卻覺得把資源投資到最值得的事上讓得更快樂,滿足感大大提升,比以前更珍惜自己擁有的。

又再一次搬家,這次我只有6箱東西,不論在收拾還是unpack的過程都相當輕鬆,當大家還在苦惱如何把東西歸位時,我已經在悠閒的吃下午茶。這次我參與自己房間的裝修過程,從過往沒有自己的想法,交由媽媽處理(又因為懶,每次裝修總不合自己心水,當時很生氣,但這結果是非常合理的-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,媽媽又怎會知呢!)到為自己每件物品安排位置,最後成果非常滿意,不論氣息或格局,相信十年內都不會有大變動。

深信房間氣息反映生活順心度的我,久不久又會再重整一下房間(多數是通宵進行,這個時候的自己最清醒,也可以最簡單直接地聽到自己的聲音)。每次的重整就好像再對話一次「這東西對現在的自己重要嗎?」,讓自己重新出發,輕裝上路,清空腦袋讓新事物進入生活,留下生活中最美好的。


說著,又好想再收拾房間,跟過去結算一次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